岁月的“模样”

2021-12-29 18:42:45

杭州日报讯  白发苍苍的老人,手持老式的剃头推子,褪色的老式热水瓶一溜排开,还有那把百年历史的理发椅……在杭州市西子湖畔的友谊社区里一间小小的理发室里,似乎让人们读懂了“岁月的模样”——岁月更迭,时光老去,但那份情怀却一直在那里。

81岁的金淑华老人每周二、周四、周六上午,都会来到铁路新村小区的老年活动室为居民理发,每人只收2元钱。2元钱理发的事,一传播开来,来的人就更多了,大多都是老年人,有的是附近的,还有大老远赶过来的。一大早,金淑华小小的理发室里已经排起了队。老人们都安静地坐着,并不着急的样子。

个头只有1.5米左右的金淑华老人站着还没有很多老人坐着高,剃起头来,手总要拎得高高的,而且她这一干起来就是几个小时,中间只有去洗手间的时候稍微停顿一下。 有老人关心地问,“你个子矮了,是不是在脚下面垫个台子,这样理起来轻松点?” 金淑华却说,“不用了,这么多年都习惯了。”

铁路新村里的房子也已经很有岁月感,这里的大多数老人都曾是铁路职工,金淑华也是,她21岁开始学习理发,很快就成为铁路系统里为数不多的女理发师之一,一直干到退休。1991年,离退休还有2个月的金淑华接到单位的电话,希望她到铁路新村小区的老年活动室,为那里的老年人理发,金淑华没有犹豫,挎着小皮箱就走。这一干又是30年。

金淑华是个念旧的人。她的理发室里,一个高脚的老式理发椅很是显眼。这把椅子全是黄铜打造,真皮坐垫,是她刚参加工作时,单位特意跑去上海松江买回来的,花了288块钱,在当时是相当贵了。这把老式理发椅后来就跟着金淑华,从铁路理发室搬到了现在这里。

金淑华还保留着一只锈迹斑驳的小皮箱,里面各种理发工具都上了年纪——两把大小剪刀,1把刺剪,3把刮胡刀。“这个刮胡刀现在外面也没得卖了,我用了60年。”

从1991年开始到现在,金淑华一直坚持隔天就到铁路新村小区老年活动室理发,每位顾客收2元钱,一直到现在都没变过。曾有老人问她为什么坚持做这件事,她说:“我不靠这个挣钱。我自己有劳保,吃喝足够。三个儿子都很孝顺,连我每天吃的饭都是他们给我烧好送到家里的,一点也不要我操心,孙子孙女也都长大了,不要我管了。我每天来这里不但有事做,还能和你们说说笑笑,很开心。”“其实金阿姨经常不收钱,收2块钱也只是象征性,她经常会上门给腿脚不便的老人剪头发。”社区工作人员说。钱大伯是金阿姨的老顾客,腿脚不便的他现在几乎不下楼,于是金阿姨每个月都会挎着工具箱到钱大伯家里去为他理发刮胡子,她都忘记自己也已是个步履蹒跚的耄耋老人了。

有人问金阿姨算没算过这么多年为多少人理过发,她说:“平均一天有十五六个人吧,我想应该有一万多人了吧。”从二十出头的小姑娘,到如今的白发苍苍,她说:“只要走得了,干得动,我就会继续干下去。”

金淑华这一干就是半甲子。

金淑华是个念旧的人。她日常工作的干净简洁的理发室里,一个高脚的老式理发椅很是显眼,她说:“这个椅子全是黄铜打造的,真皮坐垫,是刚参加工作时特意跑去从上海松江买回来的,当时价值288块钱呢。”金淑华还保留着一只锈迹斑驳的小皮箱,里面各种理发工具都上了年纪——两把大小剪刀,1把刺剪,3把刮胡刀。“这个刮胡刀现在外面也没得卖了,我用了60年。”从1991年开始到现在,金淑华一直坚持隔天就倒两趟车到铁路新村小区老年活动室理发,每位顾客收2元钱,一直到现在都没变过。曾有老人问她为什么坚持做这件事,她说:“我不靠这个挣钱。我自己有劳保,吃喝足够。三个儿子都很孝顺,连我每天吃的饭都是他们给我烧好送到家里的,一点也不要我操心,孙子孙女也都长大了,不要我管了。我每天来这里(老年活动室)不但有事做,还能和你们说说笑笑,很开心。”“其实金阿姨经常不收钱,收2块钱也只是象征性,她经常会上门给腿脚不便的老人剪头发。”社区工作人员说。钱大伯是金阿姨的老顾客,腿脚不便的他现在几乎不下楼,于是金阿姨每个月都会挎着工具箱到钱大伯家里去为他理发刮胡子,她都忘记自己也已是个步履蹒跚的耄耋老人了。有人问金阿姨算没算过这么多年为多少人理过发,她说:“平均一天有十五六个人吧,我想应该有一万多人了吧。”从二十出头的小姑娘,到如今的白发苍苍,她说:“只要走得了,干得动,我就会继续干下去。”

关闭
最新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