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海、杭绍城际铁路开通4月余 一小时通勤圈带来了什么?

2021-11-17 22:54:54

浙江新闻客户端讯 城市向大型化、中心化发展的今天,“都市圈化”正演变为城乡空间格局的新特征。而都市圈的能量,很大程度取决于通勤密度、效率和人口、产业布局。

在浙江,杭州都市圈发展最早,也相对成熟。6月28日,随着杭海、杭绍城际铁路开通,杭州、嘉兴、绍兴三地“握手”,基于城市轨道交通网的“1小时通勤圈”自此形成。

如今,两条城铁投运已有4个多月。66.6公里长的轨道上,奔驰的列车搭载着往返的人流。从海宁到杭州、运行20余年的快客班线,不久前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。安昌古镇、柯岩风景区等景点,迎来旅游人气爆发期……

地铁为沿线地区打开的,究竟是怎样的“窗口”,是人口红利,还是“虹吸”,是发展机遇,还是产业挑战?近日,记者到海宁、柯桥、萧山等地采访,走进这一日新月异的都市圈。

人口红利,还是人口“虹吸”?

以城铁相连的全新都市圈,考验各地应对水平

杭州九堡进站,换乘9号线,再换杭海城铁,到达海宁皮革城站……这是4个月来贝兰日渐习惯的上班通勤路线。作为省交投下属单位,贝兰所在的企业有70多名员工,其中近半是总部外派、家住杭州。

“城铁开通,对我们这样的‘通勤族’是巨大利好。虽然换线有些麻烦,但时间缩短了半小时,也不用自己开车,不用掐大巴时间,通勤变得游刃有余了。”贝兰说,这些年,伴随都市圈发展,杭州和嘉兴之间经济社会联系更加紧密,像她这样在双城间频繁往来的人员数量也在增多,“以前在地面上开车,导航、路牌都会提醒你‘进了另一个城市’,坐地铁就没有这种感受。”

数据显示,截至10月底,杭海城际累计开行26001列次,客流量共356.54万人次,日均客流量2.9万人次,单日最大客流7.25万人次。而这一地铁建设时,日均客流量预计在2万人次以下,运行数据远超预期。

另一方向上,连通杭州临平区和绍兴柯桥区的杭绍城铁,总客运量达320.5万人次,全线日均客运量为2.58万人次。

深入剖析客流量数据,能进一步发现搭乘人群结构特征。杭海、杭绍城铁上,工作日高峰时段均为7时至9时、17时至19时,说明客源主要为上下班“通勤族”,周末和节假日,高峰时段则出现于9点至10点,以出行游玩客流为主。

经济学中,有专家认为应将“通勤、就业联系”作为都市圈范围划定的标准,而不能单以位置、交通来判别。在欧美国家,看一个外围县能否成为都市圈组成部分,最低通勤标准为25%,也就是说,核心城市要为邻近县就业人口提供至少25%的就业岗位。

眼下,运行的地铁,同步拉近时空和心理距离,让通勤变得便捷,也让横亘于双城之间的“边界感”逐渐消弥,海宁和柯桥也开始向真正意义上的杭州都市圈“成员”迈进。

但嘉兴、绍兴两地,显然也有“忧虑”。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,从2010年到2020年,绍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仅0.71%,常住人口增量排名浙江“尾部”,15至59岁人口占比降低6.35个百分点,劳动人口呈流出态势。地铁开通,让城际往来更加便利,会不会加速这一趋势?

“到底是人口红利,还是人口‘虹吸’,关键看各地的应对举措。”柯桥区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今年以来,他们陆续举办四五场大型人才活动,不仅签约了11家市场化引才机构,设立了人才创业引导基金,还打造了近10个人才发展平台,千方百计让地铁成为引才的“催化剂”,而不是人口流出的通道。

“我住在钱江路附近,到柯桥工作其实比去未来科技城方便。”3个多月前,荷兰人托马斯了解到柯桥人才政策、创业平台情况,便辞去杭州的工作,加入朋友创办的绍兴西东科技有限公司,开始了他的环保新材料研发事业。

截至5月底,柯桥累计引进省级以上高层次人才221名,新增就业大学生近万名。目前,托马斯所在的柯北创业园里,已集聚10余个初创团队。浙江绍兴人才创业园柯西园、金柯桥基金小镇、印染产业工程师协同创新中心等平台,也陆续吸引人才项目22个。

当然,引才只是第一步。在留住人才、增加劳动人口数量方面,如何保持城市的经济活力,是更重要的课题。

发展的机遇,还是更大的挑战?

承接产业外溢效应,需要“卫星城”补齐短板、激活潜能

都市圈内,外围县们究竟能否成为熠熠生辉的“卫星城”,核心元素在于产业。诸如昆山之于上海、新泽西之于纽约,在接纳优质扩散企业的同时,凭借自身能力对中心城市发展产生不可或缺的作用,成为能够独立运行又有良性互动的小区域。

列车奔驰间,城铁沿线的乡镇们,率先激发出了这样的潜能。

柯桥钱清街道,跨过一脚,便是杭州萧山区。“早前我们就想利用靠近萧山国际机场的优势,发展现代物流产业,但钱清到杭州,交通距离虽近,开车路线却很极为拥堵,一些头部企业觉得没必要耗费巨大的通勤成本,在离萧山这么近的地方再布局基地。”钱清街道办事处主任屠新永说,2015年杭绍城际铁路投建,在钱清规划设置四个站点,也触动了企业入驻“兴奋点”。

钱清北部,由第一产业集团投资15亿元建设、占地24.8万平方米的智慧物流园区,施工进度已达80%。不久后,这里的一个个仓库,就将成为叮咚、统一等电商企业的物品仓储、集散中心。

“城铁线路,也在改变我们的布局思路和方向。”第一产业集团项目负责人刘兵说,目前,除了钱清基地,杭州周边他们还有多个项目在建,一张以萧山机场基地为中心、辐射长三角的物流版图,即将显现雏形。

目光转向海宁,曾经的传统家纺、服装生产重镇——许村镇里,数字经济新风扑面而来。“我们把两个地铁站之间、占地2平方公里的区域划了出来,集全镇之力打造杭海数字新城。现在所占的位置,就是南侧的国际双创中心,数字医疗、智能物联等初创项目孵化成功后,落地到北侧园区,实现产业化、规模化发展。”许村镇党委委员陆凛指向的,正是一栋栋充满时尚、科技气息的写字楼,让人仿佛置身现代化都市。

这一被寄予厚望的区域,眼下也确实成了新兴产业发展的风向标。截至目前,国际双创中心内已有来自杭州的近20家企业入驻。9月底,在这里举办的物联网开发者大会上,又有37家企业签约,计划设立分公司或研究院,其中不乏杭州指令集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这样的“独角兽”企业。整个海宁,这些年引进的万凯新材料、浙大网新等头部企业中,70%以上来自杭州。

新兴产业以外,旅游、制造等产业,也在列车飞驰和人员往来间,拥有了转型契机。

据统计,4个多月来,每逢周末,柯桥轻纺城站客流量都在3万人次以上。7月4日更达8.28万人次,其中,出站客流5.86万人次,80%以上是前往柯桥古镇、安昌古镇、柯岩风景区等景点的杭州游客。

“带来可观收益的同时,大量游客涌入也给基础设施、交通运行造成很大压力。当天我们紧急调动多路公交,才将轻纺城站外的游客分批疏散。”柯桥区文旅局相关负责人说,此前当地游客主要为年轻人和团队,现在散客、银发人群、亲子游客数量逐渐增多,旅游方式和人群结构的变化,正推动他们进一步提升服务质量、开发多元产品、提升产业层次。

杭海城铁线上,也出现了一个特别现象。6月28日至9月23日,盐官站日均客流量933人次,远低于全线日均客流量。本期待借地铁运行涨一波人气的景区意外“受冷”,原因也与地铁站距离景区较远、公交接驳不便等有关。

“这是一次对基础设施、公共服务、产业发展水平的全方位考验。”盐官镇相关负责人说,这段时间,镇里一边加紧公共交通线路设计改造,一边推进盐官音乐小镇建设,以期抓住地铁带来的人气效应。

交通带动人流,随之而动的是物流、资金流、信息流。能否借势而上,就看他们能否尽快补齐短板、激活自身潜能。这正是4个月来都市圈“卫星城”们达成的共识。

12下一页全文阅读
关闭
最新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