变废为宝 跨区协作 富阳打造“全域整治+”模式

2021-11-08 07:55:26

杭州日报讯 治国之道,富民为始。

杭州以“全域规划、全域设计、全域整治”推进的全域土地综合整治,目的正是解决“处处有耕地”却“处处不连片”的问题,通过现代化的规划与整治,进一步提升土地利用水平,“坚定朝着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目标矢志奋斗、不断迈进”。杭州市规划资源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“在看到各区县差异的同时,我们将更注重规划上区域之间的协作、互补,从空间规划中寻找产业发展动力和乡村生命力,让整治高效地进行下去,助力浙江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。”

土地全域综合整治层面的跨区协作,也逐步开启。2020年3月17日,杭州高新区(滨江)富阳特别合作区迎来挂牌后的首次集中签约开工,为打造新制造业先行区打下“第一桩”。这一浙江唯一的特别合作区,将被打造成为一项区域发展的系统性、标志性改革创新实践工程,服务于杭州市区域协调发展战略。

空间盘出来了 环境也变好了

全域整治助力资源互通撬动共富密码

2019年8月28日,杭州高新区(滨江)富阳特别合作区在杭州富春湾新城正式挂牌,引来一片叫好声。“滨江带来产业,我们带去发展空间,来承接滨江高新产业溢出,这是创新资源与富春湾空间资源的一次有力结合。”市规划资源局富阳分局相关负责人阐述,对富阳来说,特别合作区的成立,还为富阳引入滨江区成熟的城市运营能力和产业培育经验,搭起了一座桥。

无数富阳人正像关注自家孩子一样,密切关注着这个面积约5.8平方公里产业飞地的成长,而在这里试水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,正响应了滨富合作区这类跨区合作所带来的共同富裕实践。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,在滨富合作区内的春江街道,悄然落地。

造纸业在富阳有着悠久的历史,“京都状元富阳纸,十件元书考进士”,说的就是富阳造纸业的繁荣,这也为富阳赢得了“造纸之乡”的名誉。富阳造纸最大的聚集区正是春江街道,以往,从杭州出发,沿杭千高速,驱车进入春江街道,“竹纸之乡”的印记会逐渐增多,但同时,异样气味也会扑面而来,源头正是这里的造纸厂。

广开造纸厂,的确对居民的增收有帮助,但是随之带来了高污染、高能耗,严重破坏了生态环境。从2016年开始,着眼于高铁、高速、公共交通的有效衔接,春江街道加快“两高一低”企业的转型升级步伐,提高环保排放标准,倒逼企业转型升级、关停或外迁。经过多轮整治关停,这里的造纸企业从原先的246家减少到数十家,不仅为新型工业化留出空间,为现代城市化创造条件,也为富阳在春江街道进行土地盘整,提供了空间。

拆违建、除危房、清溪流等专项行动随即展开,在春江街道,富阳走出了一条将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城镇环境改造相结合的路子,“我们充分利用富春江的水资源,修复和完善生态水系,发挥富春江沿岸自然山水条件,构建‘沿江、沿山、沿路’产业带,将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放在重要的突出位置来抓。”市规划资源局富阳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通过专项行动,促进了农田集中连片、建设用地聚集布局,新增建设用地复垦272亩;通过城镇环境改造,不仅明晰了生产、生活、生态三区界限,也提升了人居品质。

全新的春江街道,已然成为一个人口相融、充满生机和活力的社会经济综合体。就在不久前,春江街道八一村打造的以智慧服务为主导的省、市级未来乡村试点初具面貌,村口装起了道闸,村里引进了物业服务,村民生活质量进一步提高。优美的环境还吸引来了浙江财经大学研学战略合作基地项目的落地,“我们正在提升改造共享中心、创客中心、共享菜园、趣味游园、数智平台等基础配套,打造‘智汇八一’,让村民在村里就能享受到数字化生活。”八一村党委书记、村委会主任羊少剑说。

“全域整治+城镇环境改造”的模式也正在富阳其他地方生根。湖源乡对集镇及沿溪小水电进行综合整治,建造了网红景点“龙鳞坝”。通过村庄整治、环境改善、基础设施完善,目前全区有25个村达到省A级景区村,其中11个达到2A级,14个达到3A级标准。

矿山被整治后 村民还增收了

全域整治实现高质量生态效益

富阳矿产资源丰富,“开山取石”的“石头经济”一度发达。鼎盛时期,富阳大大小小的矿山有400多个,一定程度上带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。

然而,由于矿山大多分布富春江两岸,严重影响了富阳的山水环境,开采后裸露的矿区看起来就像是从山体上剜出的一个个伤口,面目狰狞;矿山开采和运输过程中形成的扬尘,使得周边农户家里常年开不了窗。

如今,通过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,曾经满目疮痍的矿山,再现了绿水青山。

富阳坑西村,就曾遍布废弃矿山。10多年前,坑西村以开矿出名,最多时有7座矿山,还有4家沥青拌和场。整个村庄蓬头垢面,外人提到坑西村都会直摇头。

近年来,在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发展理念指引下,村里关停了所有矿山,进行生态修复,“我们通过将废弃矿山、腾退厂房、周边山林、地质资源等资源集聚起来,并因地制宜开展矿山修复和矿地垦造、河道清淤,来助推坑西村全域景区化。”市规划资源局富阳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道,通过整治,坑西村内新增耕地225.3亩,新增水田297.5亩,极大提高粮食生产能力,按照水稻平均亩产650公斤测算,新增粮食生产能力14.64万公斤,增加粮食产值约39万元。

据清康熙二十二年《富阳县志》载:“在县北三十里白升乡有十八胜景”。坑西本就具备成为“网红”景区的底子,“刨”去矿山的疮痍,坑西原本的美丽得以显现。

2019年,坑西村的西岩山麓,投资1000多万元的西岩温泉度假区入口公园正式开放。随后开挖的温泉地热2号井,曾是炸山取石遗留下的矿坑,矿坑前方规划建设一座温泉度假酒店,它们都包含在西岩温泉度假区内。

坑西村党委书记赵明灿说,总投资16.8亿元的西岩温泉度假区项目建成后,每年可增加村集体经济收入300万元,解决就业300余人,每年实现土地流转收益400万元。大工程还带动了上山道路、矿区治理造田、饮用水、农村四好公路拓宽等实施造价达1亿元的政府工程。

项目引来了,村民自己也有了实打实的收入。

通过整治,坑西村完成旅游项目土地流转252亩,按每亩每年1200元支付流转费,村集体实现流转收入超30万元/年,其他项目征地收入400余万元,壮大了集体经济收入。

大项目也带动了周边民宿和农家乐产业发展。“温泉打出来了,游客慕名而来,再加上西岩山‘登山客’越来越多,我的农庄营业额每个月有六七万元。”村民胡正银曾是废渣石运输队的一员,去年他开办了全村第一家农家乐。此外,坑西村采取村民众筹、资金引入的方式组建了杭州富阳山景旅游发展有限公司,撬动村民在家创业、就业,集住宿、餐饮、停车场为一体的旅游集散中心也已建成,共同富裕的图景,逐渐清晰。

如今,坑西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工程已成为富阳探索“全域整治+矿地综合利用+生态农田建设+旅游景点打造”这一全新模式的典型之一,“通过全域整治,坑西的石林、温泉和茶园等旅游资源得到了整合和开发,通过宣传造势,坑西的温泉文化、禅茶文化、湖笔文化已成为富阳的‘金字招牌’。”市规划资源局富阳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一个全新的坑西村,慢慢走近。

从协同发展到协调发展,踩着“滨富合作区”建设的鼓点,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,结合废弃矿山和坡地较多的生态现状,三年间,富阳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范围近80万亩,完成土地治理超1万亩,提升高标准农田建设近5万亩,新增永农储备超8000亩,实现了资源利用更集中、整治效果更明显,有力助推了乡村振兴。

房子变敞亮了 村容变漂亮了

全域整治夯实富阳“杭派民居”新名片

富阳的东梓关,是杭派民居的翘楚。一排排白墙黛瓦的新杭派民居,伴着隐隐青山映入眼帘。农产品变礼品、农居房变客房、现代园区变景区,如今的东梓关正逐渐发展美丽经济,加快产业融合。而另一处“杭派民居”新名片,也呼之欲出。

富春街道宵井村,这几年发生着巨变,从村里没有一条像样的道路,到全村任何一个小弄堂都铺设柏油路;从后进村到各级单位组团学习的典范;正是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工程,让宵井村“脱胎换骨”。

近年来,浙江出台了系列政策意见,通过低丘缓坡开发利用、推进生态化坡地村镇建设,从稀缺的土地资源中拓展出更大的发展空间,破解保障发展和保护耕地的“两难”局面,这对于宵井这个在船山山脚下的坡地村镇来说,是个发展红利。

把握住这一政策红利,通过拓展用地空间,点状供地,占地60亩,建有59栋独立民居的宵井村杭派民居项目应运而生,这个项目既不占用富阳的用地指标,又高规格地满足了百姓迫切的建房需求。

“原本是有钱没地方建房,兄弟几家人拥拥挤挤住一起,现在好了,一户一宅,马上就能住上新房了。”村民陆先生是杭派民居分房户之一,现在他的房子正在装修,据他介绍,项目有造价70万元的小套户型和90万元的大套户型两种类型,农户可根据实际情况自主选择,配套项目也是由政府出资修建。回望在坡地上整齐排列的民居,俨然一副“绿水青山,人在画中游”的场景,据悉,不久前,该项目还获得了浙江省生态“坡地村镇”建设项目规划设计奖。

“八山半水分半田”的富阳,正通过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,描绘新时期的“富春山居图”,市规划资源局富阳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下一步,富阳区的“3+X”全域土地综合整治新模式将进一步深化,“如通过‘全域整治+矿地综合利用’模式,把渌渚镇阆坞村打造成‘两山’理念的实践点;通过‘全域整治+梯田风光’模式,把胥口镇高联村打造成新型的乡村旅游示范点。”

关闭
最新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