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体育“破局”看云南两所小学的困境与自救

2021-03-30 11:02:15

3月,记者采访了云南两所小学。两校相隔691公里,一所在城市,一所在农村。海拔、生源、条件等都不同,但相同的是,两名校长都选择了用体育来突围学校“困境”。

高辉,50岁,昆明市盘龙小学校长,从事小学教育31年。2020年秋季,她开始尝试解决困扰城市家庭的“三点半”难题。三点半,孩子放学,五点半,家长下班,娃谁接?这一尴尬的时间差似乎成了无解的矛盾。请校外托管机构接,家长担心人身与食品安全;老人接,无法常态;家长接,要么得全职在家,要么需请假早退。父母希望学校接盘,但老师有苦。

虽然教育部门一直倡导学校自主破题,但方法不多。怎么解决这一民生痛点,高辉想到了用体育。

她在三点半后大力推动特色体育课,可选择的项目有十多个。主校区占地面积小,她就因地制宜,选择简便的锻炼方式。为使家长放心,学校买齐了保险,并引入了靠谱的第三方力量“云南省学生体育协会”,这是教育部门和民政部门认证、备案过的机构,正规、专业、学费便宜,专业教练与体育老师搭档,不仅提高了体育老师业务本领,也有了安全双保障。

高辉思路明确,体育课就是主科,她不仅处处给体育老师“撑腰”,还给孩子布置体育家庭作业和假期作业。她认为体育与孩子视力有正相关,三点半后在户外的阳光下锻炼,能有效防止视。既学到了体育技能,锻炼了体魄,还能保护眼睛,一举三得。

与盘龙小学的“三点半”突围相比,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第二小学(下称“德钦二小”)用体育破解的是农村孩子的“情感安放”问题。

格桑尼玛,50岁,德钦二小校长,从事小学教育30年。这所只有10年校龄的寄宿制小学,被他打造成了云南有名的足球、篮球特色校,特别是足球女队以“大力”闻名,队员的射门能踢穿广告牌。但学校这些成绩的取得也并非刻意为之,而是水到渠成。

德钦二小共有868名农村学生,99%都是藏族。孩子的家多在边远高寒山区,到了入学年龄,他们就到这,和老师一起住校,每年寒暑假回两次家。

比起过去村里的“一师一校”,集中办学的好处是孩子能接受更正规、更高质量的教育,但缺憾是寄宿制让孩子远离家人,少了亲情陪伴。刚入学的孩子想家、语言不通、腼腆内向、不爱说话。为了让他们打开心扉,尽快融入集体生活,格桑决定在全校大力开展体育运动,且老师作为“校园家长”也必须参加。

神奇的事情发生了:每天的晨跑、跳绳、锅庄让孩子很快交上了朋友;运动会激发了孩子的集体荣誉感,取得的运动成绩让他们逐渐自信;校队出征或凯旋,全校师生给予最高礼遇,孩子们感受到了尊重和信任;校队的孩子被大山外的学校“挖走”,开启了新的人生。最主要的是,运动让孩子们格开朗了,饭量大了,体格壮了。格桑说,体育成了这些寄宿生的精神世界,也成了他们健康体魄的守护神。

孩子每天两个多小时的运动量让我吃惊。以一名普通学生来说,早6点20开始顶着繁星晨跑,10点大课间跳锅庄,午饭后跳绳与篮球,晚7点自由锻炼,9点寝室熄灯。生活老师说每个孩子入睡非常快,就像耗尽电量的电池。

作为校长,格桑从不担心孩子视,因为一个班就一两个“小眼镜”;他也不担心孩子小升初后要面对中考体育“100分”,因为他们的孩子人人能拿满分。他唯一期望的就是能请到专业教练,在体育技能上给农村孩子拔高。

一开始,记者很好奇两位校长用体育突围困境背后的驱动力,直到采访结束,终于找到了答案。

高辉说:“一个健壮的体魄,一双明亮的眼睛,一个终身运动的自觉惯,是我想送给小学阶段孩子们的礼物。”

格桑说:“我想送给孩子的是有关体育的记忆和故事。六年的晨跑会让他们明白,人生可以放慢速度,但绝不要放弃。”(记者岳冉冉)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