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|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网站地图|RSS
请选择搜索分类 新闻 图片 图片模型 专题

中国公务机热降温:航线运营受限 飞行报批麻烦

2017-05-08 17:02:39古汉台网
穿越到手机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更精彩

评论:0条评论字号:T|T

2017年4月12日,上海,2017ABACE亚洲公务机展,本届展会参展飞机数量达33架,涵盖了公务机的全谱系。视觉中国

2017年4月12日,上海,2017ABACE亚洲公务机展,本届展会参展飞机数量达33架,涵盖了公务机的全谱系。视觉中国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 记者 程子彦丨上海报道

(本文刊发于《中国经济周刊》2017年第17期)

在4月份刚刚结束的亚洲公务航空大会及展览会(ABACE)上,据GAMA(通用航空制造商协会)数据,2016年全球喷气公务机交付量降至2004年以来的最低值,仅为661架,而2015年的交付量为718架。

亚翔航空(ASG)最新发布的《2016年度亚太地区公务机机队报告》显示,中国国内在2016年取代香港,成为机队增加量最大的市场,其机队增量为13架。大中华地区依然是整个区域最为重要的市场,机队总数为477架,占整个亚太市场的41%,是规模第二大的澳大利亚机队数量的2.5倍。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了解到,虽然我国公务机在亚洲规模最大,但航线运营受限、购买运行成本过高、人才基础设施缺乏等原因,制约着我国公务机的发展。

公务机市场增速不及三四年前

胡润研究院认为,购买公务机的理由除了省时高效和自由灵活,“面子”问题及私密安全也是购机的重要理由。另外,快速便捷、出行舒适、个性化生活品质及潮流跟随等,也是购买公务机时的参考方面。按企业家购买能力来讲,大中华地区公务机市场应该有1900架的规模。

然而,中国航空运输协会通航分会副总干事、原总参作战部空管局副局长孙卫国向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介绍,最近两年境内市场接收公务机的速度放缓。截至2016年底,境内共有公务机264架,占通航机队的10.2%。

巴航工业高级副总裁、大中华区总裁关东元也表示,如今中国公务机市场的增长速度还不及三四年前。

东航公务航空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延海向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解释道:“公务航空是一个对经济发展有‘提前感知、滞后反应’的产业。从飞机的预订到交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因此2016年的交付数字基于前一至两年的订单,只能反映出上一个阶段的公务机市场的情况。”孙卫国对此也予以证实:“虽然境内接收公务机速度放缓,但几个主要机场的公务机起降量在逐步增长。”

数据显示,2016年与前年相比,北京和上海的公务机起降量增长近3%,广州约14%,深圳约28%,成都约72%。由此可见,市场需求在不断增加。

航线运营受限,飞行报批麻烦

胡润研究院认为,过于高调是众多富豪不买公务机的理由之一,航线申请、停放手续麻烦也是限制公务机发展的重要原因。此外,机场安检程序与普通航班一样,不够便捷。

翼趣航空总经理李仙勇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以前一些人购买公务机是冲动消费,但现在发现,航线报批手续很麻烦,“很多人向我咨询了以后发现,航线要提前好几天报批,还不如去坐头等舱。”

孙卫国在接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采访时介绍:“在飞行计划审批上,公务机主要使用民航管理的航路航线飞行,军方对公务机的飞行限制并不大,但如使用民航管理的航路航线以外空域,很多飞行计划要通过民航提前向军方申请,审批时间周期长,协调难度大。”

据了解,我国现行的航空航线网络,是在上世纪70年代划设的,由于历史原因,目前军民航空机场交错分布,民航航路航线与军航训练空域交叉重叠、相互影响,空域结构矛盾点多。而目前国家还没有形成全国统一的空域划分、使用和管理法规标准体系,低空空域使用管理法规至今还未出台,各个地区对低空空域划设标准尺度掌握也不尽相同。

此外,公务机在各大城市的运输机场要获得起降时刻也非常困难。如北京首都机场的时刻限制,一小时内只分配两个时刻给公务机,其他繁忙机场情况类似,上海虹桥机场白天基本不允许公务机起降。

孙卫国接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采访时,建议简化公务机运行程序,“可以利用大数据共享平台,开展公务机网上业务申请,建立军民航联合审批机制,提高飞行计划审批效率。”

起降收费国内是国外两倍多

成本太高是导致公务机市场低迷的另一个原因。据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了解,公务机的进口税和增值税,加在一起近22%,而民航大飞机的进口税费只有5%。

由于目前国内还没有专门供公务机使用的通用机场,所以公务机的起降费成本巨大。据南山公务机北京公司副总冯海军介绍,国内机场对公务机一次起降收费都在3万元以上,贵阳甚至达到10万元,而国外收费基本上是2000美元(约合人民币1.38万元)。

孙卫国建议:“降低过高的公务机进口税费,完善公务机市场运行政策法规,使公务机市场健康有序发展。在省会以上城市,加快建设面向公务机的通用机场,降低公务机企业运营成本。同时充分利用现有运输机场,通过设立地面固定基地运营商和绿色通道,增加公务机停机位,简化公务机乘机安检程序,满足公务机日常运行需求,增强公务航空的快捷性和可通达性,进一步激发公务机市场活力。”

巴航工业高级副总裁、大中华区总裁关东元表示,三四年前,中国公务机市场每年都会以30%~40%的速度增长,但由于相关人才基础设施缺乏,无法跟上市场增长的脚步。目前国内整个公务机的融资租赁和售后服务不够完善,人才配套缺口较大,飞行等技术人员紧缺,空姐也需要定制化,而这些只能高价引入。

公务机市场增速放缓,跟基础设施建设的滞后息息相关。据悉,国内公务机运营基地有北京首都机场、上海虹桥机场等7家,公务机维修企业则只有4家。

根据民生金融租赁和胡润百富联合发布的《中国公务机行业特别报告》,华东地区作为我国经济最发达、民航业务最繁忙的区域之一,2016年运输航空的旅客运量占全国总量的29%,但通用航空起降架次仅占全国的10%,公务航空起降也仅占全国的19%。

缓解这种现象,公务机专用机场的建设不可或缺。在2017ABACE上,有消息传出上海拟规划公务机专用机场,可能落户青浦区。

谈到中国公务机市场的未来,东航公务航空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延海认为:“目前国家已经把通用航空产业作为一个战略产业,民航局也提出了通用航空和公共运输要两翼齐飞。公务航空正好可以借通用航空这个平台大力发展公务机事业。”他呼吁,通过政府的支持来解决行业发展的矛盾,一起来提高运营能力、管理水平,以使我国公务航空市场快速健康发展。

原标题:中国公务机热缘何降温?

网友评论

排行

点击评论关注